• 胡楠:關于造紙裝備制造業的發展回顧與思考
  • 發布日期:2019-03-18     啤酒工業信息網
 
 
  每次在造紙裝備的相關會議上,我發言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是造紙裝備制造業的一名“老兵”。的確如此,我大學畢業后分配到天津楊柳青輕機廠工作,該廠生產造紙裝備中的制漿設備。
 
  我當了8年工人,從多種機床的操作工到機床維修工,有了點“工匠”的水平,愛上了這個行業。從1963年初起,整整22年,天津楊柳青輕機廠從300人左右的修配廠,發展到2000多人的以生產制漿設備為主的骨干廠,我學到了很多知識,積累了實踐經驗和教訓。1985年初我被調到輕機總公司工作,1988年轉入輕工業部技術裝備司。
 
  1999年退休后專心從事制造業特別是造紙裝備制造業技術經濟方面的學習和研究,無意中順應該行業發展的需求。形成了“虛擬型自愿者團隊”,為造紙裝備企業提供咨詢、培訓等方面的服務。
 
  我見證的造紙裝備制造業發展史,就是在黨集中統一領導下的改革開放創新史,從制度創新到科技創新,成為“偉大的中國工業革命”(引自《偉大的中國工業革命》一書,該書由清華大學出版社于2016年6月出版)奇跡中的一個典型案例。但它不屬于國家重點支持的高技術產業,更不附屬于壟斷型“央企”中的產業,而是絕大多數市場化中小產業中的一個典型案例,因而具有代表性。
 
  由于篇幅所限,我不能通過階段和過程進行總結分析,只能以“十二五”以來的若干創新成果來證實改革開放40周年工業革命偉大奇跡中一個值得紀念的案例。
 
  40年前,造紙裝備行業主要骨干企業是上海、遼陽、西安三大紙機廠和生產制漿設備的天津輕機廠,這些都是國有企業。
 
  當時最高水平的紙機是運行車速300m/min的3150機型,而天津輕機廠則主要生產蒸球(在發達國家早已被淘汰)。
 
  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王文哲副部長指示我們研制1760型300m/min紙機,而天津輕機廠還在生產蒸球,蒸球是大量鄉鎮造紙企業的首選,卻大大污染了環境。
 
  然而,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出人意料。
 
  在21世紀初,一方面媒體對“世界工廠”“中國制造”等進行不實報導和炒作,各地出現的開發區熱、高科技園區熱表現出浮躁和盲目性,但另一方面有關權威人士指出:“這類情況全國到處可見,是該敲一敲警鐘,潑一點兒冷水的時候了”。
 
  這時,以《中國在世界制造業的定位》為代表,給大家潑了一大桶冷水!我作為一個機械專業的工程技術人員,有較多的實踐,也有從概念清晰到機械唯物論的邏輯推理優勢,寫了題為《中國制造業到底如何定位》的文章作為回應。
 
  文章指出:《中國在世界制造業的定位》一文在學術研討的邏輯推論上出現了不甚嚴謹的武斷,因而警鐘沒有完全敲到點子上。批駁了該文認定的“只有英國有條件成為世界工廠”“只有美國有條件成為世界制造業中心”,并有一種學界的另一極端觀點“淪為論”——中國將淪為“打工仔聚集地”……而我則預言:中國在不久的將來,將從“世界工廠”邁入“世界制造業中心之一”。
 
  創新成果應該如何比較和評價呢,中早期的裝備性能水平,處于從很低的起點往上攀登的過程,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差距很大,因此只能以“十二五”時期的若干創新成果來比較和評價。
 
  以下簡要地分3個方面進行評價
 
  一是產業研發制造體系逐步建立,創新成果顯著
 
  經過“十二五”時期的發展,我國造紙裝備制造業基本形成了從人才培養、研究開發、設計制造、質量控制、標準檢測、安裝調試到交鑰匙工程承包的較完整生產型服務體系。
 
  應該特別指出的是技術創新模式的不斷探索,出現新的突破:以山東泉林紙業、江河紙業為代表,在制漿造紙企業研發為造紙行業服務的技術裝備,汶瑞機械作為巨型漿紙企業的子公司,同樣實現了縱向一體化,都大大降低了研發的交易費用。
 
  “十二五”期間,制漿造紙裝備行業研制出一批達到或接近國際先進水平的自主創新成果,其代表性的成果是(以制漿造紙流程為序):鄭州運達、福建輕機、山東杰鋒、鄭州磊展等研制的廢紙處理裝備技術,從碎解和分選、篩選與分級、搓揉和熱分散到脫墨系統的成套技術裝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山東泉林紙業研制出世界第一條10萬t/a草漿立式連續蒸煮生產線,已穩定運行3年多,經鑒定為國際領先水平。
 
  汶瑞機械研制的SJA2272型、SJA2284型置換壓榨雙輥擠漿機,設計產能(風干)達4000~4500t/d,經鑒定在性能規格、運行可靠性、能耗及效率方面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江河紙業和大指造紙等單位研制的幅寬5.6m,運行車速1200~1500m/min的現代文化紙機,于2014年11月8日通過鑒定,主要技術指標達到國際同類裝備先進水平,實現了國產高速紙機零的突破,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2017年8月,大指造紙承擔了俄羅斯色楞格紙廠1#紙機全面升級改造交鑰匙工程:全部設備和零部件,52個集裝箱搭乘“歐亞班列”安全抵達俄羅斯色楞格紙廠。這既是我國造紙裝備行業承接國外全面升級改造交鑰匙工程的首例,也是被俄方稱為“俄羅斯造紙工業史上唯一沒有歐洲人參與的大型項目”。
 
  凱信機械自主研制的1200m/min衛生紙機出口英國,已穩定運行3年多,得到用戶好評,開創了造紙主機出口到發達國家的先河。
 
  凱信衛生紙機的銷售業績至今達100多臺,1600m/min衛生紙機成為主打產品。
 
  山東信和造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近期開機的達億紙業第三臺2850/1600衛生紙機有較大創新,令我最感興趣的是“數學建模與仿真”“紙機運行大數據管理”的率先起步。
 
  浙江華章已獲授權發明專利40多項,并應用到造紙裝備、工廠管理的控制系統中,得到廣大客戶認同,能與西門子、ABB等世界跨國公司同臺競爭,國際競爭力顯著提升。
 
  2018年,西門子與華章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這既發揮了西門子的硬件優勢,又能發揮華章科技的研發和人才優勢,實現合作共贏。
 
  對于配套的核心基礎零部件輥類產品,西安邁拓、浙江崢嶸和升祥都能為福伊特、維美德配套,達到或接近國際先進水平。
 
  2018年恰逢改革開放40周年,我參加了3個創新成果的鑒定會,1個整體技術達國際領先水平,2個整體技術處于國際先進水平,這使我興奮不已。
 
  由廣西大學、廣西博世科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林業大學完成的“大型二氧化氯制備系統關鍵技術研發及其在紙漿清潔漂白中的應用”。該項目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1)發明了還原法、綜合法為主的一整套全新工藝技術,其先進性超過國外一直處于壟斷地位的ECF核心技術,共獲專利56項,其中美國、加拿大等國外發明專利6項,中國發明專利21項。
 
  (2)具有十分顯著的經濟效益,2015—2017三年新增銷售額226億元,利潤33億元;一舉使我國由該裝備進口國變為出口國。
 
  (3)打破技術壟斷,有全新技術取代,成為我國二氧化氯制備行業發展史上的里程碑。
 
  由淄博泰鼎機械科技有限公司和仙鶴股份有限公司完成的“4575/1000超級壓光機”。
 
  該項目處于國際先進水平:
 
  (1)集中體現了超級壓光機相關的最新技術,共獲得專利19項,其中發明專利7項,形成了系列化產品,已全面替代進口。
 
  (2)2015~2017年,企業新增銷售額4.83億元,新增利潤5747萬元。
 
  (3)全員勞動生產率2015~2017年分別為290、310、340萬元/a,是造紙裝備行業平均值的3倍,并超過維美德、福伊特、安德里茨的對應值。
 
  由鞍山鋼峰風機有限責任公司完成的“高速離心透平真空泵”。
 
  該項目處于國際先進水平:
 
  (1)項目開發了閉式三元葉輪、三元空間扭曲回流器、平衡盤加可傾瓦軸承,并采用高效汽水分離器、撬裝整體底座、熱回收系統等多項先進技術,設計制造的高速離心透平真空泵產品具有效率高、高效區寬廣、噪音低、振動小、運行穩定等優點。
 
  (2)產品在現場經過專業機構測試,效率超過85%,與水環式真空泵(據悉,這是造紙強國芬蘭10年前最常用的泵)相比,節電近40%,為造紙產業創造的經濟效益、環境效益就可想而知了!
 
  2018年在訪問山東的一家科技型中小企業濱州東瑞機械有限公司時,該公司給我留下的印象是“專精特新”,有點兒像一家德國中小型企業。
 
  產品高品質,環境高清潔,全面實現了生產管理規范化、現代化;研發投入大,水平高,全員50人的企業設計研發人員達到23人;與齊魯工業大學、江蘇大學、德國伊爾梅瑙工業大學合作,提升設計研發能力。
 
  公司擁有年產50萬t制漿造紙流程泵的配套設計制造能力;擁有大功率高速電機直驅透平真空泵(10000r/min、500kW以上)設計制造能力,屬于國際領先水平。我企盼著這更先進(更省能)的透平真空泵的研制成功并在紙廠推廣應用。
 
  二是成套裝備的規模擴大,可靠性提升
 
  裝備的成套性、可靠性,是一個行業綜合實力的體現。我國在“十二五”期間,制漿造紙國產化成套設備在可靠性較大提升的基礎上,規模能力得到顯著提升。如20~30萬t/a的廢紙處理成套設備;10~15萬t/a廢紙脫墨成套設備;10~30萬t/a非木纖維原料成套制漿生產線;15萬t/a的漂白硫酸鹽竹漿生產線;30萬t/a包裝紙板生產線;20萬t/a文化用紙生產線;2萬t/a生活用紙生產線等。
 
  三是開始國際化布局,“走出去”穩步推進
 
  由于我國的制漿造紙裝備具有優良的性價比,因而在國際競爭中突顯其良好的競爭力,近幾年出口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增長。2015年1~6月,實現出口額5.76億美元,同比增長27.12%。僅汶瑞機械一家,2014年出口交貨值已達3.28億元,2015年預計突破4億元。
 
  出口產品已從小型單臺設備到成套設備,已從為國際大集團大型成套裝備配套零部件到大型裝備整機出口,如中型紙機。
 
  “中國技術”,“中國制造”越來越受到國外造紙企業的青睞。
 
  在國際化布局方面,凱信機械、汶瑞機械走在行業的前列。凱信機械在歐洲建立研發中心,汶瑞機械在多個國家設立辦事處。
 
  總的來說,造紙裝備制造業在“十二五”期間,在原來基礎上實現了兩個轉變:從模仿學習和吸收到集成創新為主的自主研發轉變;總體上的技術水平由中低技術水平向中高技術水平轉變。
 
  在看到成績的同時,更應注意到我們與國際先進水平和國際跨國公司的差距。
 
  從市場結構層面看,我國的市場集中度和產品差異化程度與全球高端造紙裝備市場相比差距很大,后者早就已經形成寡頭壟斷的市場結構,我們期望形成“金字塔”型的市場結構,少數“塔尖”上的企業,進入高端造紙裝備的寡頭壟斷市場結構中,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從技術創新層面看,由于核心技術缺失,基礎研究滯后,我國產品的可靠性、先進性的差距是眾所周知的。值得特別指出的是運用智能化手段在產品制造和運行的優化、管控和故障預測等方面為用戶創造價值的服務還未起步。
 
  “十二五”末期以來,我國造紙工業進入深度調整和轉型升級新常態,不少造紙企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作為為造紙服務的裝備行業,也遇到低價競爭、利潤灘薄、增收困難等問題,面臨能否持續創新發展的嚴峻考驗。
 
  造紙工業的產業結構調整、企業轉型升級還將持續相當長的時間,新增建設投資會降低,新建項目將明顯減少。不過,造紙企業的技術改造步伐將加快,淘汰落后產能將提速,未來會需要更多節能、高效、環保的設備,性價比高、服務好的中型設備競爭優勢會得到更多體現,進口高端設備的市場空間將被壓縮,國產裝備將迎來新的發展機會。
 
  在認真學習、深入思考《中國制造2025》的基礎上,以新一代信息技術與造紙裝備技術、造紙及其裝備(行業、企業之間)兩個深度融合為依托,結合造紙裝備產業的現狀、特征和發展趨勢,實施“三化”戰略:智能化、綠色化和結構(技術結構、市場結構)優化,為適應我國造紙工業結構調整和升級需求,在為造紙企業創造價值的服務中,共同實現制造強國夢。
 
  (文章來源:中國造紙雜志社)


[ 資訊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捕鱼大师的工具箱 天天红包赛太假了 26选5中奖中两个有钱吗 终极极速赛车2 台球比赛2018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 亿富配资 秒速飞艇定位技巧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 十五选五超长版走势图 平台怎么控制秒秒彩 老快3投注预测 11选5奖金 老快3预测 3d开机号家彩网 广西快乐双彩来奖 科创股票涨跌幅限制